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我在明末当特工 > 第二卷 厄斯计划
第三十一章 求情请托
作者:阿甘先生  |  字数:3047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2-06-05 05:00:36 全文阅读

咪牌百家乐 www.4477tyc.com 徐太平缩回伸向野鹅腿的左手,右手捧着嗷嗷叫痛,向徐文宏噘嘴道:“爷爷,爹不疼平安,打痛平安了?!?/p>

眼睛霎了霎,眸里立时雾气朦胧,晶莹泪珠好像马上就会滴落下来。

徐国难早就看破伎俩,喝斥道:“爷爷一家之主还没动筷,你小子哪能抢着吃喝,懂不懂规矩。下次再敢这样,瞧爹不给你一下狠的?!?/p>

徐太平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冷颜铁面的老爹,见徐国难疾言厉色,缩了缩脖颈不敢开口,泪汪汪瞧向徐文宏,瘪着嘴巴显得特别可怜。

俞依偌横了徐国难一眼,伸手想把儿子抱到身边。

徐太平一个转身扑进徐文宏怀里,眸里泪花不翼而飞,探出半颗脑袋冲老爹大做鬼脸。

徐国难又好气又好笑,瞪眼刚要说话。

徐文宏挟了块野鹅肉塞进徐太平嘴巴,笑眯眯道:“吃吧,多吃肉才能养成豹崽,日后替徐家争光?!?/p>

徐太平童声童气说了声“谢谢爷爷”,鼓着腮帮大口咀嚼,得意瞟视老爹一眼。

徐国难有些无奈,埋怨道:“爹,你哪能这么宠娃儿,长大以后怎生得了?!?/p>

徐文宏瞟了徐国难一眼,没好气道:“以前爹也这么宠你,你小子不是长得好好的?!?/p>

徐国难目瞪口呆,肚里暗叫:以前都是我管家,应该我宠着老爹才对。

没等徐国难开口,徐文宏接着道:“你小子鼻子倒灵,雅萍依偌刚煮好野味就巴巴赶回家来,好好坐下陪老爹舅舅喝几杯,过足酒瘾?!?/p>

听爷爷要喝酒,徐太平麻花般乱扭身子,道:“爷爷少喝几杯,对关节不好?!?/p>

徐文宏也道:“等下我陪舅舅多喝些,爹千万莫要过量,卢大人特意让我转告,要爹平日里少喝酒多晒太阳,说对关节有好处?!?/p>

嘴角噙着微笑,轻声道:“卢大人还说今年中秋要与老爹一起过生日,比比哪个酒量更加厉害?!?/p>

提起生日餐桌气氛登时活跃起来。刘雅萍微笑道:“你们爷俩都是八月中秋午时生辰,今年老爷刚好六十,实在难得之极,到时请客要多摆几桌酒席?!?/p>

徐太平欢呼一声,眉开眼笑道:“平安要磕头拿红包,爷爷可不能小气?!?/p>

依兰思托咧嘴笑道:“姐夫跟外甥一起过生日,野味由俺包全,过些日子俺到山里猎只黑熊,算是给姐夫和外甥的生日贺礼?!?/p>

徐太平咽了口唾沫,高叫道:“熊掌归平安,熊屁股给三姑?!?/p>

脑袋挨了记暴栗,徐淑媛怒道:“凭啥你吃熊掌,咱们一人一只,男左女右,天公地道?!?/p>

说着老实不客气,一屁股挤坐在徐国难旁边,挟了只鹅掌放进樱桃小嘴大口咀嚼,腮帮高高鼓起,毫无淑女形象。

俞依偌抿嘴微笑,服侍刘雅萍坐好,方才在末座坐将下来。

徐家三代同堂,向例都是聚在一起用饭,其乐融融。

徐文宏见家人都已在各自座位坐好,刚想开口说话。厅堂外响起脚步声,一名头发花白的消瘦老妇端着盆野鸡煲,踉踉跄跄跌撞进来。

俞依偌哎哟一声,赶忙站起,拍了下脑门涨红俏脸道:“该死该死,怎么把炖着的野鸡煲给忘了,还要劳烦田妈特意送进来?!鼻拦ド焓纸庸?。

田妈笑道:“晚饭菜太多,野鸡煲炖得又久,要不是闻到香味,老太婆也忘得一干二净?!?/p>

拍了拍手,转身快步走了出去,自是前往厨房吃饭。

田妈是厦门土人,阖家老少都在战乱中不幸身亡,孤身一人沿街乞讨,被徐文宏撞见雇为女佣,跟随来到台湾,三十多年早被当成徐家人,却一直恪守主仆之分,从不肯上桌吃饭。

俞依偌把热腾腾的野鸡煲摆到八仙桌中间,厅堂顿时溢起浓郁香气,瞧着田妈远去背影颇觉不好意思。

徐文宏笑道:“依偌不要叫她,田妈从厦门到台湾这么多年从不肯上桌吃饭,早就习惯了?!?/p>

端起酒杯,感慨道:“今天是正月十六,老古话过了元宵就出年,依兰思托特地从平埔社送来这么多野味,大家都能饱了口福,等下要吃足喝好,对得起雅萍和依偌的手艺?!?/p>

刘雅萍取出手帕擦着眼睛道:“可惜台生不在家,要不然全家团聚就更好了?!庇镆粲行┻煅?。

她嫁给徐文宏第二年生了龙凤胎,男的取名台生,女的取名淑媛。

徐台生生性喜武,自幼跟随徐文宏学得一身高明本领,前年应召从军入伍,已有一年多没有回家。

刘雅萍睹菜思人,不免有些伤心,忙伸手用力揉眼睛。

徐淑媛见刘雅萍又要伤心落泪,忙搂住肩膀劝道:“娘,弟弟没回家不是还有女儿在,女儿今天放开肚量,吃了弟弟那份就是?!?/p>

挟了块野鹿肉放入嘴里大嚼,故意做出古怪模样,惹得满桌都笑了起来,伤感氛围一扫而空。

徐文宏说完开场白,满桌都一饮而尽,徐太平用力吞下野鹅肉,端起蜂蜜糖水也喝了一大口。

徐文宏端着酒杯没有喝,嘴唇翕动似在默祷,慢慢把金黄酒液洒在青砖地面上。

刘雅萍怔了怔,见徐文宏眼里有些朦胧,忙挟了块兔肉放到徐文宏面前的盘里,低问道:“老爷,你——”

徐文宏淡淡道:“今天是陈先生五十诞辰,老夫与他多年交往,借机会敬他一杯?!?/p>

抓过锡壶重新倒满酒,扬脖一口喝尽,呛得不住咳嗽。

刘雅萍抢过去捶背,夺过酒杯放在桌上。

徐国难脑中蓦地浮现面带忧郁,身形萧瑟的中年书生,心中涌起异样情绪,取过酒壶倒了杯酒,默祷片刻洒在地上,眼圈不由自主微红起来。

陈永华兹兹反清复明复兴华夏,操劳过度忧悒成疾,永历三十四年病逝台湾,谥号文正。

徐国难当时奉命在漳州潜伏,无法赶回见老师最后一面,每当想起总是难免郁郁。

桌上众人端着酒杯,怔怔瞧着两人的怪异举动,一时有些冷场。

见氛围有些尴尬,徐文宏举杯笑道:“老头子没事,大家快些喝酒吃菜?!?/p>

向依兰思托道:“你难得过来,姐夫敬你一杯?!迸榈囊簧隽司票?,两人都一饮而尽。

依兰思托是土蕃部族平埔社少族长,生性豪爽喜交朋友,习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,平常喝酒从来都是酒到杯干,今日不知怎么没有多喝,目光闪动似有心思。

见酒过三巡气氛渐渐活跃,依兰思托涨红了脸站起身,举杯向徐国难道:“国难,舅舅敬你一杯?!?/p>

他年纪不到二十,比徐国难年轻得多,却是实打实的长辈身份,徐国难不敢怠慢,赶忙起身,两人对碰一杯,同时仰脖喝光。

依兰思托端着酒杯没有坐下,犹豫片刻,大声道:“国难,舅舅求你件事,行不行?”

刘雅萍瞪了弟弟一眼,低声道:“好好喝酒,莫要为难国难?!?/p>

眼睛不由自主瞄向徐国难,欲言又止。

徐文宏面色有些阴沉,挟了块煮得稀烂的野鸡肉,放进嘴里慢慢咀嚼,没有开口说话。

徐国难鉴貌辨色,明白必是为难之事,干笑道:“舅舅不要客气,有话就直说,如果能帮得上忙,国难必定尽力?!?/p>

顺手挟了块鹿肉扔到桌下,旺财一口咬住,毛茸茸身躯偎在徐国难腿上,大口啃吃起来。

徐国难话里藏着骨头,依兰思托却听不出来,仰脖又喝了杯酒,喷出口酒气,道:“今天下午察言司把俺的义弟奥里契抓了去,说是当街行凶伤人?!?/p>

瞪着铜铃大眼,亢声道:“奥里契伤人被抓,俺无话可说,只是听特工嚷嚷说要严刑处死。按高山族规矩,伤人只要赔偿牛羊,关些日子就可放出。国难在察言司当官,帮忙讲说情面,官家要多少牛羊尽管提,族里一定足价赔偿?!?/p>

罚金代罪是土蕃习俗,官府并不承认法定效力。

听了这话徐国难心中雪亮,依兰思托义弟奥里契必是刺伤和谈使者的土蕃少年。这事已经惊动朝野,别说确实无能为力,即使能帮得上忙徐国难也不会尽力。

把酒杯放回桌面,徐国难尽量扮出诚恳模样,瞧着依兰思托道:“舅舅,你知道奥里契刺伤的是谁?”

依兰思托怔怔道:“是哪个?奥里契告诉俺,说那人鼓动汉人占尽土蕃田地,杀光土蕃男人,因此要杀了他?!?/p>

徐国难心里蓦地一动,问道:“谁告诉奥里契这话?”

依兰思托没注意徐国难异样表情,摇头道:“奥里契没告诉俺。只是让俺莫要管他,日后赶到萧垅社告诉族人帮他报仇雪恨?!?/p>

昂然道:“俺是奥里契结义大哥,哪能撇下不管。官府要多少牛羊尽管开口,俺保证不讨价还价?!?/p>

徐国难冷声道:“伤人偿命天经地义,奥里契被奸人利用,当街行凶刺伤朝廷高官,连郑王爷都被惊动,哪有可能用牛羊赎命?!?/p>

暗想土蕃当街行凶刺伤和谈使者,果然有人暗地指使,倒要设法追查出来。

听了这话,依兰思托面色惨白,呆坐在椅上一言不发。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段评

0/5000
发表
    更多内容加载中...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
    段评开关
    太阳城龙虎 | 申博TGP馆直营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