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历史军事 > 我在明末当特工 > 正文
第一卷 厦门风云 第一章 海滩祭母
作者:阿甘先生  |  字数:2133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2-05-10 18:18:59 全文阅读

咪牌百家乐 www.4477tyc.com 大明永历六年,厦门,鬼难寻海滩。

“姆妈,今天是四周年忌日,国难来看姆妈了?!?/p>

一名清秀男孩面朝东方,缓缓跪倒在海滩上,晶莹泪珠顺着粉嫩面颊滚滚淌落,哭声凄恻犹如杜鹃啼血。

龟壳般的礁石上面摆着六只玉瓷碗碟,盛的都是精心烹煮的荤素菜肴。旁边的酒杯里,粉红液体散发浓郁芬香。

“姆妈,碗里都是您最爱吃的菜肴,以前老是姆妈烧给孩儿吃,孩儿如今已经学会烧菜,请姆妈也尝尝,是不是合您口味?!?/p>

“爹本来要跟孩儿一起过来看姆妈,可他在国姓爷帐下办事,每天都是忙忙碌碌,永远抽不出时间。今天一大早又有要紧公事,不能前来看姆妈。孩儿晓得爹心里有姆妈,经常半夜看着姆妈画像流泪?!?/p>

“姆妈最不喜欢爹爹喝酒,孩儿就用玫瑰渴水代替,姆妈爱喝吗?”

跪倒在海滩上,徐国难尽情倾吐块垒,仿佛姆妈刘雅萍俏生生立在面前,跟往日一样搂住自己,柔声劝慰。

“姆妈,您给孩儿取名仕进,希望孩儿能够高中进士,给中山王旁枝出口闷气??珊⒍幌胝渡摈沧?,替冤死的姆妈报仇血恨。孩儿自作主张改名国难,姆妈不会怪孩儿吧?!?/p>

重重磕了三个响头,徐国难没有抹拭额头的黑沙,缓缓把玫瑰渴水泼进大海,提起锡壶续满一杯,朦胧泪光中袅袅浮现温婉柔顺的俏丽女子,耳边响起鞑子纵马杀人发出的刺耳狂笑,眸子登时全是血红。

咬紧嘴唇伸手入怀,紧紧握住姆妈刘雅萍临死塞给自己的护身短刀,眼前一片氤氲,随即伸袖抹去。

男儿流血不流泪,爹爹说过,鞑子血债要用鲜血偿还。

从竹篮捧出金银纸箔,打火石点燃,缕缕黑烟顺风飘向空中,在丈许高处盘旋不散,似是刘雅萍脉脉望着宝贝乖儿。

徐国难呆呆望着袅袅黑烟,仿佛看见了自己颠沛流离的坎坷岁月。

他出生在南京秦淮河畔,是与大明王朝同始终的中山王徐达后裔,可惜属于旁枝支属,除了逢年过节有资格到徐氏宗祠焚香磕头,日常生活与普通百姓无异。

老爹徐文宏生计艰难,从小跟着堂弟定国公徐文达当篾片作跟班,凭借定国公势力在南京锦衣卫谋得百户职位,狐假虎威敲诈勒索,日子甚是逍??旎?。

徐国难目光阴沉,嘴唇咬出了血。

弘光元年鞑子铁骑渡江南下,势如破竹攻破南京,俘虏蛤蟆天子弘光皇爷,席卷江南企图一统江山。徐文宏不甘投降鞑子剃发易服,携妻带子南下投奔国姓爷,在福建境内被鞑子骑兵追上,铁骑纵横肆意屠杀。徐文宏武功虽高却也难以抵挡,眼看就要阖家丧命。

这时一支骑兵出现在战场。原来海霹雳施琅奉国姓爷将令率军奇袭,出其不意击溃鞑子骑兵,除刘雅萍为免受辱自尽身亡外,徐国难父子终脱险境,逃入国姓爷辖区。

想起幼时在秦淮河畔的无忧无虑,跟随父母南下逃难的颠沛流离,鞑子纵马杀人的冷酷凶残,眼前重新闪现姆妈刘雅萍挥刀自尽的决绝与不舍,徐国难眸里燃烧熊熊怒火。

该死的甲申国难。如果没有鞑子铁骑南下,自己的人生想必跟爹爹徐文宏一样,依仗中山王旁枝金字招牌,在南京锦衣卫谋一个无忧无虑的职位,狐假虎威作威作福。

也有可能遵照姆妈刘雅萍的期盼,科举考试金榜题名,穿着官服摇摇摆摆到徐氏宗祠磕头进香,祭告祖先,一扫多年受嫡系白眼的闷气。

“国难发誓替姆妈报仇,请姆妈在天之灵保佑?!?/p>

重重又磕了三个响头,徐国难慢慢从怀里掏出枚永历通宝,目光有些犹疑难决。

报仇血恨必须勤练武艺,可老爹徐文宏遵照刘雅萍遗嘱,希望徐国难读书习文,长大之后成为国姓爷帐下的文官或幕僚,平平安安度过一生,闭口不提教授武艺。

到现在徐国难只会一套嵩山少林寺的大路货罗汉伏虎拳,还是趁老爹不防偷偷习练。

眼下有勤练武艺的大好机会,要不要果断抓???

“姆妈,国姓爷贴出告示,招收身家清白的少年参加特工培训,孩儿想报名参加,艺成之后替姆妈报仇血恨??傻辉市?,姆妈您同意吗?”

特工两字有些拗口,听老爹说是国姓爷从西洋引进的新名词,显示与缇骑、番子、档头之类能止小儿夜啼的恐怖名词有所区别,避免文武官员借口厂卫倡言反对。

嘴里虔诚默祷,徐国难把永历通宝用力抛出,目光炯炯盯住不住翻滚的弧线。

正面向上!徐国难一眼瞧见永历通宝四字嵌入黑沙闪闪发光,喜得凌空翻了个筋斗,眼角余光扫见三名鬼鬼祟祟躲躲躲闪闪的汉子。

左边汉子手长脚大,赤着双足,乱糟糟胡须遮住大半面颊,肩上扛着粗长船桨。徐国难认出是镇上渔夫刘顺,水里功夫极是了得,因与水浒中的浪里白条张顺同名,自取绰号刘白条,以示仰慕追随。

右边一人十七八岁年纪,面目清秀,身穿青衫,做奴仆下人打扮,脸上乱七八糟涂满黑灰,仿佛怕被认出本来面目。

徐国难目光在两人身上略转了转,随即定在中间汉子身上。见他面孔粗糙宛若生铁,满腮都是浓密胡须,神情冷峻面目阴沉,感觉有些熟悉,脑海却毫无印象。

鬼难寻海滩偏僻冷清,三人到这里干嘛?

徐国难心里打上问号,没等思索明白,三名汉子也瞧见礁石后面的徐国难,脚步比原来加快几分。刘顺仿佛认出徐国难,咧嘴微笑,似是打招呼。

徐国难微微点头,望着三名汉子急步奔向海边的礁石丛,眸子陡地冷缩:礁石丛深处隐现刀剑锐芒,在阳光映照下发出反光。

有埋伏!徐国难张嘴想要示警。

黑脸汉子陡地停下脚步,目光炯炯盯向礁石丛。暗地向另外两人使个眼色,转身就要退向海滩后面的芦荻丛。

芦荻丛突地向两旁分开,缓步走出三名凶睛厉目的黑衫汉子。

礁石丛后面也冲出三名黑衫汉子,手执钢刀,神情彪悍,阻住退路。

一名矮胖汉子嘴噙冷笑,大摇大摆走了出来,恶狠狠目光瞪视黑脸汉子,眸子仿佛要喷出火来。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段评

0/5000
发表
    更多内容加载中...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
    段评开关
    太阳城龙虎 | 申博TGP馆直营网 |